更“智慧”的消防 如何让人更幸福

  大火冲天,第一时间冲进火场的,是无人机“消防员”。

  它轻巧地腾空而起,避开“张牙舞爪”的烈火,“千里眼”穿透熊熊火焰找寻隐蔽在建筑物深处的起火点。

  即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它也照样能完成任务。无人机“消防员”搭载了红外热成像仪,通过温度差异就能锁定起火点位置,第一时间传递给后方。

  它并不甘于只当一个空中侦察兵,而是成为名副其实的消防员。它可以直接飞至火场上方,投下阻燃弹,在猛烈爆炸中,第一时间将地面的大火扑灭。

  这是日前在天津举行的国际消防安全及应急救援技术装备展上展示的未来消防的一幕。同期举行的智慧消防高峰论坛上,来自全国消防行业的专家和企业代表坐在一起,共同探讨:智慧消防路在何方?

  “火眼”可以即时视频报警微小的火情,大数据和超算已经能推算出火灾发生时间和地点,如今智慧消防已经成为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一环,直接影响着城市中每个人的安全和发展。2017年10月10日公安部消防局发布《关于全面推进“智慧消防”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依托“智慧城市”建设,积极研发智慧消防平台,运用物联网、大数据等新兴技术提升智慧消防。

  各种各样的新技术不断涌现,未来智慧消防到底该如何发展?城市管理能否跟上技术发展的速度?如何构建智能化消防安全体系,使之契合智慧城市发展,让人生活得更安全、幸福?这成为与会者热议的话题。

  消防步入物联网时代

  大火无情,谁来保护逆袭火场的消防员的生命安全?展会上,一套智能物联空呼系统帮消防员披上科技的盔甲。

  空气呼吸器、手持终端、体征手环、视频传输、热成像仪等,一整套防护设备连成了一个控制“大脑”。它一边将每个消防员的生命体征、火场即时变化传送到后方远程指挥中心,一边将后方的指令随时传递给每一个消防员。

  看上去这是个智能正压式空气呼吸器,可以随时将新鲜干净的空气送入消防员口中,将周边各种有毒气体全部隔绝。然而它更是一个消防员随身的微型智能助手,通过手持终端,它随时提示气瓶压力、剩余使用时间、火场温度、电池电量、信号强度等信息。同时,它能感应周边队友的情况,一旦出现有人跌倒、剩余气量不足等异常,它立即报警给周边队友,快速援助。

  天津泽安泰消防技术有限公司大区主任刘金山介绍,这是基于物联网技术的空呼系统,集空呼信息显示装置、个人呼吸器、场强搜救器于一体,“最大程度保障消防员火场安全。”

  “场景需要什么,消防就该解决什么”,这是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物联网分会会长赵学东心中,物联网时代比较理想的以实效为核心的“防消结合”的智慧场景。

  事实上,在消防领域,物联网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他谈到,随着技术的迭代进步,人们对消防物联网经历了几个阶段的理解。

  “以前是以联网为核心。都装上了喷淋、把设备主机连上,也尝试远程监控”,赵学东谈到当时一个普遍遇到的困惑,把这些设备都连上了能干什么用,大家都很迷茫,不知道怎么用,最终导致终端用户不满,“你给我装了,收了我钱,对我有什么用?”也就是说,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

  现在一个普遍的情况是“重防轻消”。比如以前常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消防通道被堵了,有人来检查的时候又挪开了。现在加上传感感知器,谁也没法临时抱佛脚了。“现在关注怎么防的设备比较多,监管效果确实有所提升,但缺乏对‘消’这一阶段的智慧化应用。”

  他分析目前国内重大火灾暴露出来的四大问题,即消防信息严重缺失,救援数据局限于二维平面;火灾现场侦测手段匮乏,救援人员灾变感知能力弱;作战指挥过度依赖经验;作战力量调度困难等。

  这些都是一直困扰消防救援的现实问题,消防员进火场后,往往不知道现场情况,有很大未知风险。“哪里有危险品、未知设施;消防员如何定位,与外界如何联系等。”赵学东说,传统的办法现在看来都容易出现问题,需要解决消防员之间自组网、实现火场视频实时回传等一系列问题,“迫切需要大量的技术创新。”

  智慧消防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中国80%的亡人火灾并非是那些重特大火灾,其发生地往往在“九小场所”,即小商场、小学校(幼儿园)、小医院、小餐饮场所、小旅馆、小歌舞娱乐场所、小网吧、小美容洗浴场所、小生产加工企业等。消防专家尤胜战说,这些场所消防安全意识淡薄、安全措施不到位,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问题,而且人员密集,一旦发生事故将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物联网特别是智慧消防的发展,能解决小火亡人的问题。”

  来自清华大学的专家展示了智慧一体化指挥调度平台。简单说,这是一个灭火调度系统。从接警开始,系统好比一个“聪明的大脑”,规划出最快抵达火灾现场的路径;到达火场后,系统担任“指挥员”,快速勘查现场三维图形,把作战信息直接推送给指挥中心,与一线消防员即时交互信息。

  然而仅仅靠技术创新,并不能完全解决现实中的问题。

  尤胜战谈到,物联网时代的智慧消防不仅仅是一个信息传输,而要实现整体可控。“智慧系统能实现即时报警,还要考虑如何更好地把火灭掉,”他举例说,灭火系统要有能思考、会计算的能力,比如一旦发生火灾,系统要能识别并分析火灾走势,喷淋器何时喷,喷多大量,都要有精细地控制,“以往经验看,灭火造成的水渍损失很可能比火烧的损失更大,需要‘大脑’来精确地评估各种风险。”

  他也注意到一个现实的问题,新技术驱动着智慧消防产业飞速发展,目前行业发展尚无统一的行政部门牵头,也未形成统一规范,各个城市、不同企业新技术、新装备的革新,“都是单兵作战,没有形成合力。”

  更重要的现实问题是,人们消防意识提升的速度远远跟不上技术发展的速度。尤胜战有些无奈地说,“我问在场几百名消防专家,谁家里安装了独立式感烟报警器,结果举手的不到10个人。”

  来自清华大学的专家也谈到,智慧消防系统的研究遇到“接地气难”的问题。他认为,最聪明的智慧消防系统绝不是在实验室里闭门造车出来的,“必须与消防实践结合,在一次次实践中收集数据不断改进,才能实现最优的效果。”

  技术进步也给管理者带来了更大的挑战。“比如我们通过传感器发现堵占消防通道的情况,监管部门该怎么管?有统计显示,电动车充电事故是小区火灾的重要诱因,相关管理部门如何处理?”他认为,万物互联的时代,越发“聪明”的技术,也将倒逼着政府的管理更加智慧起来。

责编:陈全
分享:

推荐阅读